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体育 » 正文

亚冠:国安小组赛不败跻身东亚八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品创格万词霸屏推广公司     发布日期:2020-12-16  来源:北京日报  浏览次数:56
核心提示:北京时间3日晚,北京中赫国安队在2020赛季亚冠联赛E组最后一轮中以1比1战平来自泰国的清莱联队,以不败战绩获得E组头名,跻身东亚区八强。本周日,国安队将与F组第二名东京FC队交手,胜者晋级东亚区四强。  小组赛前五轮,国安轻松拿到五连胜。本场遭遇小组垫底的清莱联队,已提前锁定小组头名的国安将士轻装上阵。主教练热内西奥让金玟哉、于大宝和杨帆3名中后卫同时首发,利用本场比赛尝试3中卫阵形。  清莱联这边,尽管积分垫底,但本场若能取胜,仍有出线机会。他们采用积极的前场逼抢战术,迫使国安队出现传球失误。上半场,

职教视野

专家预测:2021年幼师和保育员预计缺口超300万

高职试破幼师匮乏之困

从教20多年,内蒙古民族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前教育系主任包丽珍不止一次见识过300多所幼儿园来“抢”1000多名学前教育毕业生的“盛况”,对幼师行业的人才缺口有着切身体会。

包丽珍告诉记者,仅学校所在地鄂尔多斯市就有353所幼儿园,在园幼儿89340名,但幼儿园教职工仅有14728名,“学校每年培养的学生远远无法满足市场需求”。

一组数据印证了包丽珍的感受。2019年,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事业改革和发展情况的报告指出,目前全国幼儿园专任教师总数为258万人,按每班“两教一保”标准测算,尚缺52万人。

2019年9月,“全面二孩政策”后出生的首批适龄儿童陆续开始进入幼儿园。根据西南大学教育政策研究所的一份研究报告预测,2019年学前教育阶段将因“全面二孩”政策新增适龄幼儿接近600万人,预计到2021年,幼儿教师和保育员缺口超过300万人。

幼师专业应届毕业生的数量已远远满足不了社会对幼师的需求。缺口当前,包丽珍认为高职院校需要有更多作为,应是培养幼儿教师的主阵地,其培养学前教育人才质量也影响学前教育行业的整体质量。

面对幼师这一缺口,教育部在行动。据悉,教育部2020年高等职业教育专业设置备案和审批结果显示,2020年新设学前教育专业点155个,高职院校学前教育专业布点总数超过700个。专科层次学前教育专业学生俨然成为我国幼儿园教师的主要供给源。但面向市场,作为育人源头的高职院校还需主动作为、持续发力。

实践实操解决“水土不服”

丰富的见习、实习经历,成为学前教育专业学生们入园前的必要准备。

内蒙古民族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前教育专业学生梁佳宇坦言,尽管在校学习了很多专业知识、做过无数次模拟训练,但一想到要真正上手,自己还是会感觉手足无措。

在鄂尔多斯东胜区康和丽舍幼儿园见习的经历,减轻了梁佳宇的慌张感。“以前看到小朋友拉链开了,总是习惯性地想帮他拉上,但是现在我懂得要引导幼儿自己动手”“如果小朋友打闹,要先试着让他们独立解决,实在解决不了,老师再出面调节。”她细数自己在实践中积累的“经验”。

设计区域角、比赛讲故事、画板报做剪纸……梁佳宇兴奋地告诉记者自己平时的上课内容,“这让理论知识变得活了起来,每个我都感兴趣”。现在,梁佳宇正思考着今后要到哪所幼儿园当老师。此外,她还在认真准备“十项全能毕业考试”,将讲故事、自弹自唱、即兴舞蹈、讲课等内容与实践经验结合起来,二次夯实,以便将所学更好地应用到实际工作中。

在内蒙古民族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像梁佳宇一样从校外实习中获益的学生不在少数。为此,该校不仅与鄂尔多斯市70多所幼儿园达成合作,设置了长达半年的校外实习期,实施“双导师制”,实操实践课程占比达一半以上。

有30年幼教工作经验的合肥市安庆路幼儿园教育集团总园长李峥坦言,此举加强了院校与幼儿园的合作、沟通,能有效弥合职业院校学前教育专业培养的人才与幼儿园实际需要之间的偏差。

“有的幼儿园缺乏先进理念指导,而院校缺乏对真实实践场域的了解,如果在理想化的环境和背景下培养学生,等真正入职就会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李峥说,当前,部分幼儿园与高职院校合作比较浅层:幼儿园作为高职院校的实训基地,接收学校的学生进行见习和实习。在这种合作中,幼儿园处于较为被动的状态,没有办法深度参与到学校的人才培养中来。

要破解这一瓶颈,就要鼓励高职院校教师多与幼儿教师进行岗位互换合作。李峥建议,一定时期内,幼儿园的骨干教师走入高校课堂,用生动形象的鲜活案例,将实际问题呈现,让学生对幼儿园有更深入的认识;高校教师深入到幼儿园,实时了解幼儿园的发展动态,了解幼儿园教学理念与情况,将先进理念应用到幼儿园实际的生活和教学中。

安徽省政协委员、池州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蔡荷芳也呼吁,政府、学校、幼儿园须“三位一体”协同培养幼教人才。

蔡荷芳建议,可成立由教研机构的学前教育专家、专业带头人、学校和幼儿园骨干教师组成的工作机构,来调研人才需求、修订培养方案、组织教学团队、建立实训基地、评价人才培养质量。

此外,定期召开由教育主管部门、学前教育专家、学校教育教学负责人、幼儿园园长参加的联席会议,对幼儿教师职前培养和职后培训进行研讨,设计课程标准、优化课程体系、建设课程资源、开展教学研究、评价培养质量等。

订单培养解决“接地气”

除了在日常教学、实习实践中加强合作,“订单班”也成为一些高职院校的破题之道。

就读于兰州职业技术学院初等教育学院的高嘉璐从中获益匪浅。2019年入学后,经过遴选,她进入该校与北京大爱幼教集团合作办学的“大爱班”。

在这里,这名00后的专业知识、实操技能得到不断提升,在今年9月举办的讲故事大赛上取得优异成绩。有了信心,前不久,她又主动策划了一场律动比赛,让老师同学刮目相看。

在兰州职业技术学院初等教育学院副院长李建成看来,这是学院在探索“现代学徒制”上的一次创新——企业深度参与到学生的培养工作中,跟校方一起制定人才培养方案;选派员工在校担任班主任、承担企业方教学工作;双方合力在全国范围内对接一些优质教学资源。

两年里,高嘉璐就学习了由北师大出版社出版的大爱创思3.0课程,并在一名资深幼儿园园长的指导下,对家园互动与沟通课程有了了解。此外,她还能免费在公司研发的“星火学堂”系统中,获取不少新理念、新知识。“学到本领,心也踏实了。”如今,高嘉璐对自己今后的发展有了更多底气。

然而,伴随学前教育事业的快速发展,记者发现,在设有学前教育相关专业的高职院校里,不是每一位学生都能像高嘉璐一样“自信”。

李建成坦言,近10年高职院校作为主力,培养了大量学前教育专业人才,就业专业对口率相对较高,但学生入职后,不时会有离职行为,学校的就业跟踪服务系统中,对此就有所反应。

他认为,这与高职学生达不到公办园入门条件,民办园工资待遇较低相关。“个人生活现状、社会地位、收入,和自己的付出有一定差距,从而导致了一些幼教老师的身份认同感较低,职业价值难以实现。”李建成说。

为了提前化解这一问题,目前,除了订单培养外,兰州职业技术学院初等教育学院精准对接市场,不断细化专业分类,提升课程质量。目前,已设立幼儿发展与健康管理、应用英语、表演艺术等方向。

除此之外,该校加强对学生职业生涯规划的指导力度,举办校园招聘会,邀请专家解读就业风向,由一线幼儿园园长来指导岗前培训工作,让学生毕业之后,跟市场的适应更快一些,距离更小一些。

2019年,兰州职业技术学院牵头成立甘肃省学前教育职业教育集团,充分发挥规模效应,加强产教、校企、校际之间的交流与合作。经过一年发展,已有83家单位参与其中,实现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当前,该集团主动作为,对已经入职的幼教老师进行培训,提高幼儿教师的整体水平。

“订单班”也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企业用人的燃眉之急。天津民进务实幼教集团总园长祁由园告诉记者,为保障集团内7所幼儿园的师资力量,当前,她们已经和河北对外经贸职业学院、兰州职业技术学院等多所高职院校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通过校园招聘、订单培养等方式选拔优质师资。

祁由园认为,幼教老师留不住的部分原因在于短暂的岗前培训并不能让每位求职者都能充分了解企业的课程体系,对企业文化的认识也不够不深入。此外,学校的学习大都以学习理论为主,等真正到了实操单位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少“准幼师”无论是情绪上还是技能上,都会出现水土不服的症状。

针对于此,不少成熟幼儿园开始关注专业教师培养工作。天津民进务实幼教集团就有一套自己的培训体系,以“线上课程+线下课程”的形式,让接受订单培养的高职学子早日了解企业的课程体系、管理模式、薪酬构成、晋升通道,师风师德建设也得到进一步强化。

“无缝对接,将适应的过程省略掉了,这就是校企合作的核心。”祁由园说,通过提早学习,能让企业培养一名合格幼教的时间从过去的两年左右压缩到半年甚至几个月。为此,务实幼教集团还为一些订单班学子提供了奖学金,期待与学校形成合力,做好优质教育。

“高职院校最终是要解决职业化的问题。”祁由园建议,高职院校在办学时要落地落地再落地。“校企合作越深度、越全面,就越有利,对我们办园,对他们的学科建构、课程设置、学生管理都有推动作用”。

幼师行业如何吸引更优秀人才

对接市场是提升学前教育人才质与量的一种做法。但合肥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前教育系主任孙诚直言,要彻底化解该专业存在的同质化倾向严重、培养目标雷同、定位不明等痛点,依旧任重道远。

孙诚坦言,当前,部分职业院校办学理念有误区,一方面过度重视艺术课程,对师德方面教育不多,师范属性不突出;另一方面,专科学前教育专业受到高考招生制度的限制,缺少面试环节,教师所需的基本素养无法考核,且因幼儿园教师收入低、社会认同感低,导致学前教育专业在生源上也从以往的“掐尖”向“托底”转变。

“生源质量影响培养质量,也就影响未来岗位能力。”孙诚呼吁,相关部门要完善考试招生制度和政策,优先录取学前教育专业师范生,鼓励、吸引更多喜欢幼教的学生前来;制定定向招生和公费资助制度,并针对农村地区幼儿教师进行专项培养,扩大免费师范生规模和范围;加大对独立设置的师范专科学校,特别是幼儿师专的扶持力度,提升师范教育保障水平。

与此同时,政府需及时补充公办园教职工,严禁“有编不补”。在没有编制的情况下,以‘同工同酬’为原则,按照在编教师的待遇,采取“购买岗位”的办法来补充教师,真正实现“用优秀的人去培养更优秀的人”。

宁波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副校长董刚也注意到,目前一些区、县、市在组织幼师事业编制招考时,将门槛设置为“本科学历”,这对高职高专学生就业以及相关院校人才培养造成一定“冲击”。

为此,他呼吁,招聘幼师要人尽其才、不唯学历,社会大众也应转变观念,给予优秀的学前专业专科毕业生更多平等参与竞争的机会。

采访中,包丽珍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她认为用人单位聘用幼师要慎重,不要一味地强调高学历。她观察到,本科和研究生阶段的教师在幼儿园任教后流失率高,职业幸福感较低。而专科层次的学生稳定,流失率低,“我们培养出来的专业学生,能够当好孩子王,深受家长和小朋友喜欢。”

此外,包丽珍特别强调师德教育在学前教育人才培养中至关重要。她介绍说,内蒙古民族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聘用了30多人的心理咨询团队,并且对心理咨询团队进行系统的3年心理成长培训。还定期开展大学生心理普查、辅导员团体心理培训、危机干预和追踪、个别咨询、朋辈辅导、沙盘游戏治疗等活动。

兰州职业技术学院初等教育学院同样注重培养学生的职业道德。该校推行“思政一分钟”活动,要求老师结合所教课程的特点,结合教学内容、教学目标,在每一节课当中设置相应的思政内容,提升学生职业道德信念。

兰州市红古区水榭花都幼儿园园长苏秀山在教育行业摸爬滚打数十年,经历了从公办小学教师到民办幼儿园园长的身份转换。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教育工作者,苏秀山坦言,唯有提升民办园教师待遇,补齐一些管理短板,才能让真正懂行的教育工作者、民办园得到长远发展。

她认为,作为幼教培养源头的高职院校要紧密结合市场需求,培养既有开阔眼界又能胜任最基础的保育工作的综合人才,要求学生均衡发展,对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五大领域都要有所涉猎。而步入工作岗位后,学前教育专业的毕业生也要做好“回炉重造”的准备,通过师徒结对“传帮教”的形式,淬炼自己的职业技能。此外,相关部门还要加强对于园长、办学者的培训。

 
 
 

 
按分类浏览
云南 (26585) 昆明 (24216) 州市 (27525) 国内 (25966)
国际 (24812) 财经 (24658) 房产 (25487) 科技 (24368)
军事 (24263) 娱乐 (24732) 体育 (24521) 汽车 (24098)
生活 (24236) 农业 (24280) 健康 (23706) 时尚 (24094)
家居 (23905) 旅游 (24337) 女人 (24154) 美食 (24081)
消费 (24322) 社会 (23703) 文化 (24550) 教育 (24275)
公益 (23899)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