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new0871.com

平坟复耕难点在于心理上的“复耕”

  【背景链接】

进入专题: 平坟运动  

有“豫东粮仓”之称的河南省周口市,今年开展了大规模的平坟复耕和惠民殡葬改革,在免费火化和农村公墓建设带动下,农民已平迁200多万座坟墓,复种耕地近3万亩。据悉,为了让农民平坟,周口...

  从2012年6月开始,河南省周口市开始了一项为期数月、颇受争议的“平坟复耕”工作。周口市委一名宣传干部称,200多万个坟头先后被平掉。随后,先有数十位知名学者发出紧急呼吁,又有数十位河南籍媒体人士提出公开质疑,指出“平坟运动”是一起破坏中国文化、伤害民众情感、激化官民矛盾的严重事件,获得了大多数网民的共鸣与支持。

袁刚 (进入专栏)  

有豫东粮仓之称的河南省周口市,今年开展了大规模的平坟复耕和惠民殡葬改革,在免费火化和农村公墓建设带动下,农民已平迁200多万座坟墓,复种耕地近3万亩。据悉,为了让农民平坟,周口出台了一系列惠民殡改政策。(京华时报11月4日)

  【标准表述】

图片 1

中国虽然地大物博,却也人口众多,改变原有土葬方式确实可以节约一部分耕地。火葬实施多年,部分地区也试点搞过公墓,但是效果甚微。其中主要原因还是人民从心理上难以接受。在笔者所在的皖北农村,甚至交一部分钱就可以连火葬也不用了,就直接将遗体装入棺材埋葬。因此,平坟复耕若想在更为广阔的地区实施还得注意对当地人的心理的转变。

  从人类学角度看,发明坟墓礼葬祖先,而不是将其遗体弃置荒野任由禽兽蝇虫啮噬,是中国文化孝道和仁爱精神的一种体现。千百年来,很多中国人坚信“祖有功,宗有德”,主张“敬天法祖,报本反始”,推崇“慎终追远,民德归厚”,必定封坟树木、礼葬祖先并四时追祭和缅怀,蔚为一大悠久厚重的历史文化传统。职是之故,他们对于“死有所葬、入土为安”的强烈渴望,超出了任何其他民族和文化的想象。

  

中国人向来对死者重视,这与封建来世观念有关,也是一种文化传统。死者为大,自古代中国以来,上至皇帝下至平民百姓,对于葬礼都足够重视,皇亲国戚死去还要有陪葬的物品甚至是仆人。说这么多其实只是要表达葬礼习俗的在中华文明的深厚积淀,这种积淀也反映出平坟复耕的难度。

  事实上,以孝道为核心,围绕坟墓发生的种种有关仁爱、忠义等价值观念和丧葬、祭祀等礼仪体系,尽管不是一种被学界广泛接受或法律明文认可的宗教信仰模式,但却有效解决了生死焦虑问题,赋予短暂生命以永恒的意义,成为中国人最朴素、最广泛、最深厚、最悠久的天然信仰,是一种“不是宗教的宗教”或“超越宗教的信仰”,也是一种具有强韧生命力并高于明文法典的自然法和习惯法,更是中国文化的根基和动力,所谓“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是也。此外,坟墓还是一种民族认同和国家认同的重要符号。

  最近河南周口市“平坟运动”引发了媒体关注,民间抗议声不断,闹得沸沸扬扬。我上网查看了一下,感到河南省政府推行“平坟复耕”,大方向是正确的,但采用“运动”的形式以行政强制手段粗暴推行,则有其不当。抗议者特别是一批学者声明中华传统“孝道”,对平坟运动中的“野蛮”行经,提出应“立即制止”,要求政府尊重民间传统的祖先崇拜信仰,也有其道理。但完全否定移风易俗的殡葬改革,提出要从“复坟”入手重建“礼乐中国”,“听任民众以自己习惯的方式自由安葬亲人”,不仅有复古倾向与改革大势不相符,而且其“追究相关部门及官员有关责任”,也有些粗暴偏激,是对改革者的求全责备。

报道中说,死人与活人争地,土地矛盾突出,其实在很多农民眼里,坟墓占不了多少地,即使把那些坟墓变成耕地也增加不了多少收入;另一方面,由于谁家地里都会有坟墓,这种平衡感以及并不突出的利益相关性使得他们并不想主动去平坟复耕。相反,一些人连火化也不做了,回到更传统的时期,认为这样更加能够给死人带来更多。

  然而,我国用占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占世界22%的人口,因此节约耕地是经济可持续发展的红线。自新中国建立以来,国家提倡火葬,努力改变传统的土葬和厚葬习俗,保障土地资源的科学、合理地利用。这一点是利国利民的基本政策,需要坚定不移的执行。但是农村传统的丧葬习俗已经在传承了几千年之久,已经深深地深入到民族情怀之中,移风易俗如何与传统文化相适应,充分尊重老百姓的心理感受,体现基层政府的执政艺术。因此,河南周口所推进殡葬改革不应对“如何殡葬”等问题进行干预,应更加关注生者的感受。

  

现在周口开始推广平坟复耕的改革,增强了利益相关性,用实惠来打动人们,这是一种利益驱动,但是农民心理上的问题能否真正解决有待考验。一旦平坟复耕,人们心理上的抵触是必然的,入土为安的固有观念不会让所有人能像卖完东西一样,把已经存在很久的坟地迁走。

  “国内在推进火葬的过程中,也曾经引发民众普遍反对和拚弃,但其结果是为了建立公墓,进行规范式殡葬改革。现下的‘平坟复耕’更要少一些简单粗暴的推进方式,少一些政府的短视行为。政府部门要积极建立起多元化的管理思维,应进一步包容和理解民众在传统观念、方式上的固有差距,并加以尊重。

  古代儒家也曾推行殡葬改革

平坟复耕其实是另一种拆迁,同样不能有暴力,不能行政化。所以无论平坟复耕处在一个怎样的时期,如何让农民转变观念服从大局,才是最大的胜利。(张明龙)

  此外,还要正视群众间的思想觉悟差异,在政策上加以引导,采取合情合理的手段进而循序推进,这样才能最大程度避免矛盾激化。”而作为向传统文化挑战的殡葬改革在推行过程中务必倍加慎之。

  

  殡葬制度要不要改革?我想没有多少人会否定其改革的必要性。就是古人儒家孝子也提出过移风易俗的殡葬改革主张。上古三代乃至秦汉盛行厚葬,“事死如事生”,帝王贵族甚至杀生实行野蛮的人殉。秦穆公死以“三良人”殉葬,国人哀之。《诗•秦风•黄鸟》:“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就表达了当时人的惋惜和控诉。最近陕西凤翔发掘的秦公一号大墓,就发现186个殉人,而商周人殉之墓还有很多。对此惨无人道的葬俗,儒者及社会各界有识之士是强烈反对的。人本主义思想的兴起,使战国秦汉逐渐地改以木偶泥俑取代活人入葬,这显然是意义重大的殡葬改革。

  废除人殉并不意味着中华殡葬改革的终止,关于厚葬、薄葬早在春秋时儒、墨就有论争。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汉朝尊儒,“以孝治天下”,乃大行厚葬之风,起坟是“厚资多藏,器用如生人”,还要服丧三年,孝子在墓旁结草庐而居,哀毁骨立神情颓废,舍事也不能干,人力物力都浪费极大,造成“田荒不耕”。为此,尊儒的东汉光武帝、明帝都曾下诏禁止,倡导“薄葬送终”。厚葬又催生了盗墓风潮,使忠孝斯文扫地,曹操于是下达“薄葬令”,禁止厚葬之风。到宋朝时,大儒程颐、司马光等都肯定薄葬,反对厚葬,使民间丧葬习俗发生了很大变化。朱熹《家礼》所记葬礼,较之于《仪礼》已趋于简化。

  当然,殡葬改革难度很大。殡葬是文明人类对死者遗体进行处理以寄托哀思的形式,其意味深长的告别活动和庄严肃穆的出殡入葬礼仪,经过几千年的发展演变,沉淀出深厚的文化内涵,成为文化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早在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北京山顶洞人遗骸周围,就发现撒有含赤铁矿的红色粉末,有钻孔的兽齿、石珠、骨坠等装饰品随葬。千百代人的传承,使以“孝道”为中心思想的殡葬礼仪,在国人心目中根深蒂固,几乎没有人能顶得住扒坟不孝父母的骂名。所以,殡葬改革的确要顾忌千年传统和民间风俗、民众心理,是一件“得罪人”而需要谨慎从事的细致工作。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十一选五平台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